自我吹嘘---两件小事

因为接近年底,公司的工作强度有所降低,自己就有时间想想其他事情了。现在已经是2015年了,没想到我离开大学已经有半个年头了,当我意识到的这一点的时候,心中满是怀念,同时,也想起了大学时期发生的一些事情。

所以决定写一些东西出来。那么,现在是吹嘘自己的时候了。

在大学,我的日子算是过的挺单调的,除了大一学年喜欢在外面疯跑,大三下学期准备考研之外,基本上就混在图书馆了(大学图书馆借阅记录500本可不是说破就能破掉的),现在不知道图书馆四楼我的御座是谁坐去了。所以,我接下来所讲的故事,发生的地点也是在图书馆。

故事之一:手机失而复得

我的第一步手机是步步高的K202.那时候还是Android崭露头角,功能机横行的时代。我喜欢戴着耳机走路,骑车,看书,睡觉,写代码的习惯就是那时候养成的。。。。。。

闲话少说,开始进入正题。在大一的时候,我们班在图书馆的机房上课,因为上完课后,有一场足球赛。当时自己很着急的往球场赶,所以,将手机忘在了机房,等球赛结束,才发现手机没了,打电话回去显示已经关机,心想不妙。于是,我立即赶到机房,不出所料,手机已经不翼而飞了。

当时自己感觉真的十分沮丧,特别是去图书馆管理处调录像的时候得知我的上机位置正好是摄像头的死角的时候。这基本上意味着我的手机和我say goodbye了。

但是过早的放弃并不是我的风格,就算有一点希望我也会努力争取的。所以,我也请求图书馆的管理人员将我用过的电脑以及我四周的电脑的使用记录调了出来。果然,被我发现了一些端倪——在我附近的有一台电脑的显示的记录不正常。有一个人在我下机后的十几分钟之后上过机,不过,他的上机时间两分钟不到,这太不正常了。于是,我调出了这个人的记录,巧了,跟我一样,是大一新生,那应该和我同一个宿舍楼。

于是,杀到宿舍楼,找到阿姨,让阿姨将宿舍楼人员档案调出来,锁定犯罪嫌疑人位置——在对面的楼层。阿姨很热心的要和我一起去,这当然被我礼貌的拒绝了,然后阿姨嘱咐我不要起冲突,有事找她就行了,在这里再次感谢图书馆人员和阿姨,你们真是太好了。

继续讲故事,我杀到犯罪嫌疑人的宿舍,敲门,门开了,是犯罪嫌疑人的舍友,并且只有他一个人,我问了一下犯罪嫌疑人的位置,当他指出犯罪嫌疑人的位置的时候,我的小心脏立刻心跳加速,我的步步高的耳机(绝对是我的耳机,因为步步高的耳机很奇葩,它不是用的3.5mm耳机接口,而是用的数据线接口进行连接)就放在犯罪嫌疑人的桌上。这样的话,我基本可以确认是这位同学拿了我的手机了。于是,我向他的舍友说明来意,他说他并不清楚。于是,我决定等这位犯罪嫌疑人,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敢作非法的事情!

说实话,等的时间相当无聊,特别是在这种计较尴尬的场合。将近正午的时候,我们这位犯罪嫌疑人回来了,额,出乎我的意料,不是那种贼眉鼠眼的人,看起来比较像北方大汉,这让博主情何以堪,博主是走书生路线的,从来不打架的。这样硬拼,博主能不能留个全尸回去很难说。虽然心里打鼓,但是气势上咱是不能输的。于是说明来意,本以为那北方大汉会大方承认错误,但他说了一个可能任何人都不会信的理由:自己上机的时候,只看到了耳机,因此自己一时心贪,拿了耳机而已,其他什么都没拿。博主对这种撒谎水平的人表示相当无语。但是博主没有证据啊,因此这事情也不好办。这时候我们这位北方大汉开始发飙了,开始摔脸盆了,摔凳子了,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不信,你搜啊,老子只拿了你的耳机”,一副你能将老子怎么样的表情。不过,这种虚张声势的动作恰恰表现了他的心虚,手机肯定在他那。他让我搜,说明他将手机放在了不让我搜的地方,那就只有一个地方:床上(我们宿舍楼的宿舍都是下面桌子,上面床)。第二,手机他才拿到,不可能立刻放在身上,再者,拿手机这种事情肯定不能让人知道,所以,他也不会放在下面。所以,他肯定将手机放在床上了。于是,我提议能不能到床上看看,他说可以啊,等我先收拾一下。哈哈,自露马脚,他前脚爬上去,我也赶快跟上,这时候,他似乎很着急将外套拿下来,不过这时候我已经注意到他将一件东西放到口袋里了,并且,口袋还不小心碰到了床沿,发出金属之间相碰的声音(不错,是我的手机与床沿相碰的声音)。于是,我说等下,你外套里面是什么(当然,声音很小,其他人听不到)他立刻怂了,轻声说:“对不起,手机在我这里,我们下去说吧”。我恩了一声,于是他对舍友说:“这样吧,既然你找不到,我陪你去图书馆看看”。我就装模做样的应合了一下:“对不起啊,看来真不在这里,麻烦你了”。

于是,在楼下,道歉,说自己一时糊涂,内蒙古的,家里比较困难,当时鬼迷心窍了,希望不要告发他,以后有事可以找他,他绝对会帮我。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告诉他以后不要这样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没那么无聊,至于以后有事可以找他,去他妈的!

后记:这家伙竟然把我所有的记录都删除了,插上了自己的另一张卡。还有,以后我们又遇见了一两次,当然,各自装作不认识了。

故事之二:我的自行车,你想跑到那里去

下面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不是人,而是我的自行车。附上它的艺术照一张
自行车艺术照
自行车艺术照
在一个很平常的夜晚,我照样在图书馆看书,等将要闭馆的时候,我就准备回去洗澡了。等我走到自行车停放处时,我发现我找不到我的车了,于是我在手机屏幕微弱的灯光下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有,难道我没骑自行车过来,不会啊,我记得我是骑自行车过来的。难道我自行车放在大门的另外一边了,这个有可能,于是在另一边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于是,我明白了,我的自行车被偷掉了,如果上次的手机还可以说是我不小心落在哪里的话,这个可真的是一起很严重的偷窃事件了,这次,我的自行车要离我而去了吗?

不过,有过上次的经验后,我决定还是不要轻言放弃。于是我想了想,罪犯是晚上作案,那么,有一种情况我可能会找到我的自行车,晚上自行车不好立刻处理掉,那么,他就会将自行车先放在附近的一个地方,然后明天过来再进行处理。想到这里,我的心也安了,反正,找不找得到,明天就见分晓了,那么走回去吧。博主回去和舍友说了这件事,一顿嘲笑,意思是绝对找不回来。博主不气不恼,安心的睡博主的大头觉。

第二天一大早,六点多,博主就起床直杀图书馆,将图书馆的几个车库都搜查了一遍,没有,那么,以图书馆为圆心继续扩大搜索范围,图书馆没有,那么就只有经管楼,信息楼和南馆了,考虑到我的丢失地点,也就是图书馆的正门离南馆最近,所以,决定先搜查南馆。

当到了南馆的车库,在茫茫车海中,我立刻看到了我的爱车(不要问我怎么看出来的)。奇怪,车子看起来是锁的,难道,那位偷车的人换了一把锁?再走近一看,我明白了,其实,锁已经被锯开了,而且锯的非常平整,但他估计将锁摆成了仍然有用的样子,真是无耻。博主本来想在那边守株待兔,看看到底是何许人也,但想想,他也不会承认,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中心思想,于是,博主欢快的将车骑走了,另外换了一把锁。

博主将车骑到舍友面前,怒打舍友的脸!

口号:Make things intere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