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淞沪会战结束之战役-四行仓库保卫战

如果你生活在上海,那么你一定经常去人民广场,只要沿着人民广场东边的西藏中路往北走一会,你就会来到苏州河畔,一过西藏路桥,你就会发现路的左边有一个类似仓库的建筑,它就是四行仓库,标志着淞沪战争结束的四行仓库保卫战就发生在这里。

四行仓库是一座位于上海闸北区南部、苏州河北岸、西藏路桥西北角的仓库建筑。目前正门门牌号为光复路1号,它是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六层大厦,占地0.3公顷,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屋宽64米,深54米,高25米。这座仓库创建于1931年,为当时闸北一带最高、最大的一座建筑物。它原是大陆银行和北四行(金城银行、中南银行、大陆银行及盐业银行)联合仓库,即紧靠西藏北路的大陆银行仓库与紧靠现晋元路的北四行仓库两部分组成的,但一般均统称为“四行仓库”。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国民政府将自己最精锐的部队投入了这场战役。但由于日军在杭州湾登陆,继而北上,为了防止国军被包围,因此国民革命军被迫撤离上海。但以中校团驸谢晋元为首的第七十二军第八十八师第五二四团第一营为基础的加强营共414人留下来据守四行仓库。但是为了防止日军知道防守四行仓库的人过少,对外一直宣称有八百人。这也是“八百壮士”的由来。同时,为迷惑日军,中国军队在其正式通讯中用“五二四团”代替“第一营”,让日军以为有一个团防守四行仓库。

1937年,由于日本尚未对美英宣战,因此苏州河南岸作为当时的公共租界是安全的。同时也因为日本尚不想与英美冲突,因此对于距租界只有一河之隔的四行仓库,日军也不敢贸然用飞机进行轰炸。

当时,上海市民都以为国军已经撤离上海,当知道四行仓库仍然有国军镇守的时候,整个上海都沸腾了,大批上海市民在雨中聚集在苏州河南岸,为守军呐喊助威。上海市民向守军捐献十多卡车给养。当时《申报》,《新闻报》,《大公报》,《中央日报》报道如下:

闸北我军虽已于昨晨拂晓前大部安全撤退,但此非谓闸北已全无我军踪迹,盖我八十八师一营以上之忠勇将士八百余人,由团长谢晋元营长杨瑞符率领,尚在烈焰笼罩敌军四围中,以其最后一滴血,与最后一颗弹,向敌军索取应付之代价,正演出一幕惊天地泣鬼神可永垂青史而不朽之壮烈剧戏也。

10月28日夜,当时作为女童子军的杨慧敏冒着生命危险将一面中华民国的国旗送到仓库。29日,上海市民发现四行仓库楼顶升起一面中华民国国旗,据说当时聚集在苏州河对岸的群众达三万人,他们欢呼“中华民国万岁”。

在战火中飘扬的中华民国国旗

每次自己沿着苏州河跑步,路过四行仓库,想到当时的情景,仍然会感到热血封腾。由此可见,当时的四行仓库保卫战对中国军民士气有多大的提升。

当时从外滩看四行仓库
现在的四行仓库,日军主攻方向在北,墙上的密密麻麻的洞是当时的加农炮留下的

10月29日,外籍人士向国民政府递交请愿书,要求停止战斗,国民政府表示同意,10月31日-11月1日,剩余的377名战士通过新垃圾桥(今西藏路桥)进入租界,四行仓库保卫战结束。

谢晋元率领剩余部队进入租借后。部队马上被缴械,后被软禁四年。1941年4月24日,谢晋元在指挥部队做早操的时候被已经被收买的士兵刺死。而另外一位四行仓库保卫战的主要人物杨慧敏后来跟随部队往后方撤退,受到了宋美龄蒋介石的接见,接着更代表中华民国到美国参加“世界青年自由大会“。但后来因为得罪了戴笠,被安上“共产党”,“日本间谍”的罪名,投入监狱,直到戴笠身亡才得以获释。

69年过去了,现在走在苏州河畔,四行仓库旁,已然感觉不到当年战争的残酷,只有仓库上面的弹孔让人能够追忆起当年的战火隆隆。1947年上海市政府将上海北火车站到四行仓库的满洲路改名为晋元路,一直更名至今。

历史除了可以增加你的学识这一显而易见的好处之外,其实它还可以教你很多东西。首先是国家强大的重要性。如果当时没有租界,日军就无法集结在闸北从容的发动进攻。这样国民政府就可以沿海死守,虽然失败的可能性仍然很大,但损失绝不会像现在这么大。再者,无数先烈为了自己的理想,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因此,我们也应该对目前的生活抱有感恩之心,更加努力的活着。最后,历史让你有“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无论其他人怎么粉饰,历史的真相永远在那里,永远不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