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时代

宋仁打从一出生就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企业家,而且是作为一名靠长跑起家的企业家。不光是宋仁自己,他身边的每一个人,甚至包括他的父母,都没想过宋仁现在成为了一位成功人士,人们眼中的明星企业家。

如果几年前有人说宋仁将来会有出息时,准会被人笑掉大牙,因为宋仁一向是学校的问题学生,他父母的一块心病。

在这个电竞至上的时代,教育的存在目的就是为了Electronic Sports,学校的教育内容就是教学生打怪升级,如何开外挂却不被人发现,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每对父母都在拼了命的挣钱为自己的孩子买各种酷炫的装备,那些有钱的父母甚至会花大价钱从国外请来电竞高手,为自己的孩子开小灶。如果学校能够培养出一位能够加入市级战队的人才,那真是件了不得的大事,值得在学校里的大喇嘛广播好几天。

在这个时代,宋仁毫无疑问是被社会抛弃的人。宋仁在校时的电竞成绩一直稳居倒数第一,与倒数第二都保持了相当大的差距,不光如此,宋仁还有一个爱看书的坏毛病,确切的说,宋仁之所以成绩一直不好,就是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在看书上。宋仁这个坏毛病从小的时候就显露了出来,当其他的孩子都在玩小霸王,为入学做准备的时候,宋仁却在看《史记》《十万个为什么》《黄金时代》等毒害心灵的玩意,宋仁的父母当时想孩子还小,不懂事,想看就让他看吧,甚至还为他买了《心理学与我们》,《资本论》,《大英百科全书》等玩物,不成料到宋仁看书丧志,每想到此,宋仁的父母就悔不当初。

宋仁自然也痛恨这个毛病,但总也戒不了,前前后后戒了不下十余次,最长的一次也只坚持了一个星期罢了,宋仁自己也说道:

“我也恨它,不想碰它,可是一天不碰它的话,我就难受,心里堵得慌,就不由自主的往书店跑,等看到书时,我这颗心才能定下来。”

综上所述,宋仁的人生就毁在书本上了。

就这样几回下来,宋仁的父母也死了心,为了防止宋仁去书店越陷越深,甚至交上更糟糕的人,宋仁一般想看什么书,宋仁的父母会尽量买给他。

电竞成绩一塌糊涂,宋仁肯定没什么出息,也理所当然的没考上大学。更糟的是,宋仁没什么一技之长可以在社会立足,好在在外卖公司工作,宋仁的叔叔将宋仁介绍到外卖公司,做送外卖的活。宋仁的工作就是将顾客在餐馆订的外卖送到顾客的手里。宋仁自己挺喜欢这活的,因为除去送外卖的时间,有大把的空余时间可以看刚买到的历史学科的一系列书籍,倒是他的叔叔,每次见到宋仁看书,就气的牙痒痒:

“宋仁啊宋仁,你就是毁在书上了,还不抓紧时间,练练游戏。”

宋仁也不争辩,每当叔叔说他时,他就将书收起来,等叔叔走时再拿出来看,叔叔对此也奈何不得。

临近十月,城西的城西大学举行运动会,组委会向位于城东的城东快餐店订了100份全家桶。说起宋仁所在的城市,因为它是沿江城市,城市的建筑是沿江而建,因此布局呈长方形,城东城西相隔很远,距离大约在30公里左右,城南城北则窄了许多,只有城东城西距离的零头,距离大约在4公里左右。对于城西订的外卖,城东快餐店的人事向来不愿意送的,太远,但这回是个大单,不得不送,于是快餐店让外卖公司派出一个人来送,这个人,就是宋仁。

宋仁对这次指派很不满意,谁都知道,城东送到城西,来回至少要花上3个小时的时间,如果遇上交通堵塞,经常会在路上耗上半天。但是没有办法,毕竟是工作,宋仁只能放下手中的《文明的冲突与重建》,骑上他的小毛驴电动车,去城东快餐店取了外卖,再向城西进发。

前面也说了,宋仁有很大的书瘾,特别是当他看一本书看到一半的时候,书瘾尤其大。因此宋仁经常随身带着一本书,以防止自己书瘾发作的时候失控,可今天因为这次指派来的很急,宋仁忘记带书就出去了。

最令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宋仁在送这次外卖的途中,书瘾犯了。这次书瘾来的十分剧烈且迅速,宋仁开始变得心神不宁,后背开始冒出冷汗,两只握着电动车车把的手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抖,宋仁的脑子渐渐充斥着刚才阅读的书中的内容,为什么作者说澳大利亚和日本正在成为无所适从的国家,为什么作者会这样说!他的理由是什么!他难道不知道澳大利亚和日本在世界都是举足轻重的发达国家么!为什么!

此时宋仁的意识已经完全不在开车上了,等他意识到十字路口出现的老人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为了避免撞到老人,他只能强行急转弯,因为惯性太大,宋仁自己被狠狠的甩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好在宋仁戴了安全帽,除了大腿外侧被磨了一大块皮之外,没什么大碍。可是电动车撞到了路边的围栏,貌似已经彻底报废了。

怎么办!电动车坏了事小,可如果外卖没有准时送到被客户投诉的话,自己一定会被外卖公司辞退的。此时宋仁脑中浮现出痛骂自己的叔叔,叹气的父亲,独自垂泪的母亲。不行,不能让他们再失望了,外卖一定要送到!

宋仁打定了主意,便将外卖从小电驴中取出,重新包装好背在身上,确定不会掉下来之后便拐进小路,向目标点进发。

1公里,2公里,3公里…太阳下宋仁的影子正在被逐渐拉长。在跑了几公里之后宋仁开始体力不支,渐渐感觉喘不过气来。此时身上的外卖已经变的千斤重,随时都有可能将宋仁压垮,两只脚也像被灌了铅一样,每迈出一个步子都要耗尽全身的力气。
宋仁的意识开始变的模糊了,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在往前走,自己到底在哪里,他在干什么。对了,他要送外卖,将外卖送到城西大学组委会的手中,想到这里,宋仁突然变的清醒了,对,他要将外卖送到城西大学!奇怪的是,宋仁感觉自己的力量回来了,心中的压迫感消失了,他跑的每一步都变得越来越有力量,一种莫名的欣快感逐渐遍及全身,他很快乐,同时夹杂着一些痛苦,他又想笑,又想哭,唯一确定的事他想一直奔跑下去,永不停息……

那一天,宋仁准时将外卖送到了,从那天开始,宋仁彻底的抛弃了自己的小毛驴,他送的每一笔外卖,他都跑着去,也是从那天开始,宋仁的生活彻底改变了,他成功戒掉了书瘾,通过跑步。因为当宋仁他每次跑步时,他会很快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在那个世界中,什么都不存在,万恶的书籍自然也进不去,久而久之,宋仁看书的欲望就没了。

过了几个月,宋仁从外卖公司辞职了,他成立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帮助那些和他一样陷入书瘾的人戒掉书瘾,回归正常生活,通过长跑。

有书瘾的人来到宋仁的公司,先跑个10公里,还想看书么?想。
还想跑步么?想。再跑个10公里,还想看书么?有点想。
那不行,再跑个10公里,还想看书么?不想了。
还想跑步么?想。
好,治疗成功。再留下来观察一段时间。

宋仁的公司推出的长跑戒除书瘾的疗效很成功,参与戒除计划的人都很感谢父母将他们送到这里,在宋仁老师的指导下重获新生。全国各大媒体也慕名而来,争相报导宋仁的光辉事迹,一时宋仁风光无二。

这种情况直到有几名参加宋仁的戒除计划的学员因为长时间长跑心脏衰竭死亡才有所改变,有一部分媒体也开始质疑这种长跑疗法对书瘾患者利大于弊,一些记者也去采访了宋仁,询问最近几名学员身亡事故是否与宋仁公司的戒除计划有关。宋仁的公司是这样回映的:

“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几名学员的死亡与本公司的戒除计划有关,我们再次重申,我们的长跑疗法对与患者是百利无一害的,请媒体不要混淆视听。”

至于最后结果如何,长跑疗法究竟有没有坏处,宋仁有没有继续将公司开下去?我们并不知道,因为我们的故事在这里就结束了。我们知道的是,在那个荒诞的世界,属于外卖的时代,永远没有真相可言。